白煦访谈
2019-11-21

白煦

  笔名师然,斋号竹石馆

  1949年出生

  中国书法家协会理事、草书专业委员会副主任

  中国美术馆书法篆刻学术专家组成员

  中国书法家协会中央国家机关分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

  中国书法家协会原副秘书长

   

  采访时间:20136

  采访地点:北京市温榆河畔竹石馆

  记 者:25年前,关于“水墨书法”有一位老书家对您提出了批评,有这回事吗?

  白 煦:当时我写了一个淡墨的作品,当然跟现在的完全不可同日而语,很幼稚、很不成熟。批评也对,但是他那个批评不是当面批评。说你写的这是个什么玩意儿?学日本的。后来传到我耳朵里,我听了就很受打击,学日本的?书法自古就是中国的,不是日本的。即使用淡墨,墨分五彩的理论是中国人说的,中国的书论家早就说过这个话。中国写淡墨的书法家也有,像王铎、董其昌等等,这是我们的传统。当时受了这个批评以后,也觉得一个是创作上不成熟,另外也有意做一些这样的探索。日本我也去过,也看过他们一些淡墨的作品。说到日本淡墨实际上我的创作跟他们是不一样的,日本可能它的是少字数,是一个字,一个“龙”字或者一个“云”字,他们搞淡墨创作,一个字两个字,最多两个字。我是通篇写一首诗的。比如这次创作的七律,加上落款的话共六七十个字,七十多个字的水墨创作它要掌握的变化就要比一个字、两个字困难得多,篇幅也大得多!前后左右的照应也很大。

  记 者:关于“水墨书法”的研究您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?

  白 煦:专门研究水墨是近几年的事情。因为最初水墨创作有偶然性,因为宿墨嘛,就是放在笔洗里的宿墨,存一段时间以后偶然写,觉得这个效果不错!当时是偶然性的创作,后来经过多年,有时候也拿出一些水墨作品,感觉到这种无意识的、偶然性的创作不对,就是说我还没有变成主动的创作、主动的调试水墨来创作。应该着力于有准备的、有思想的艺术创作,又要不同于别人。这实际上是大前年,2010年,我想自己探索水墨的时间也不短了,但是偶然性的成份多,往往是水墨达到我要写的效果了,我才开始创作,没有我也写不了。无源之水,我也没法弄,实际上到了2010年我就想既然这么多年了,应该要有意识地把“水墨书法”这个课题作为我创作的一个主攻方向。因为以前实际上是玩似的,并没有把它当做创作的一个主要内容,想想是应该有一个总结、有一个概括、推出一批作品,所以就在水墨的调制上花了一番功夫,每一次调制至少要三天以上的时间,兑水多少、考虑墨的浓淡、轻重,因为“水墨书法”创作关键是它这个字。字形的保持必须是黑的笔画,像写一个“王”字三横一竖,这个笔画是非常清楚的,它蘸出去这个淡墨的部分,实际上就是水更多,墨更少的情况,它就是淡墨。灰色这个成分是跟点画都不一样,它是蘸出去以后洇出去的边缘部分,所以这个很困难,有时候墨还调不成功,最后只有调好了以后再写。有时候写文字的内容、创作的内容和水墨洇色的效果还要一致,要达到我的要求。在最终对水墨的调制有一套比较成熟的办法之后,即大前年夏秋两季将近半年的时间创作了一批作品,就是“水墨书法”。“水墨书法”有横幅、有斗方。“水墨书法”创作是不同于日本人搞单字的,我是写整首诗,也有少字的。再一个在形式上要有所创新,就是斗方作品。我那个集子里大概有40幅作品,斗方占了大概30幅。如果我都写成一样的形式也很枯燥、很单调,让人看了没意思。所以在斗方的形式上做了一些尝试,就是所谓新的构成、新的章法布局。集子里斗方的形式推出了大概有将近10种吧,完全不一样,有上半截是空的,下半截是写字的。或者左边空右边写,右边空左边写,中间空周围写或者中间写周围空,就是变化出各种不同的章法形式。因为水墨它实际上的效果对于单字也好、对于通篇的字也好,涉及到的章法布局就像盖房子一样,就是这房子怎么盖,我这篇字怎么写?浓淡疏密大小怎么去安排?就好像你穿这个时装,这个时装我着重的点在哪儿?是花纹、是样式、是色彩还是形式?中式还是西式?就是在章法布局上要有很多考虑,通过夏秋两季对水墨的创作探索、章法的创新,最后推出一批作品。之后又请了一些评论家,因为任何一个新的书法形式需要理论家来做一些评析、做一些判断,这样的话给我们创作者指出一条路,就是这种形式到底合适不合适?有哪些缺点?需要怎么完善、怎么改进。

  记 者:您2010年才决定把“水墨书法”作为自己的主攻方向,现在才三年时间,您肯定是下了一番功夫吧,您每天练字得多长时间啊?

  白 煦:水墨创作是这样的,它关键取决于水墨调制的状态,浓淡深浅,就是我调好了我必须……怎么说呢?打个不恰当的比方就像酿酒似的。这个酿酒就是酒下去以后,比如用大米、用高粱什么的它要发酵,发酵的过程到熟了好了,就是这个酒已经可以喝了,这个过程是需要时间的。实际上我这个墨也是跟酿酒有点共同之处,就是它必须恰到好处。早了不行、晚了不行,水少了不行、水多了不行。墨块还得合适、还得够。对纸的要求也很高,必须是安徽泾县生产的红星牌净皮单宣或者玉版。因为我们的生宣纸在水墨的洇渗、层次、深浅浓淡的表现上非常好。要用别的纸比如夹江纸、皮纸绝对不行,出不来效果。对于红星纸要求一个要纸好,另外一个要放的有时间、有年头,不燥了,这样水墨纸笔都有关系。当然最关键的实际上就是字,就是你的书法创作,即你对字形、章法、空间变化的把握,以及对整个书法的理解。水墨就是传统书法,关键是墨,首先在这个基础上要坚持。你这个字形得看着要美、要好,在书法创作的规律你掌握了之后再去研究水墨才能成,这是一个基础。

  记 者:我们知道您在这个过程中几经波折,是什么原因让您屡败屡战呢?

  白 煦:屡败屡战实际上它是有乐趣的,不是很枯燥乏味的。实际上20多年前我受到批评以后,我请人刻了一方图章“一意孤行”,写的实际上就是痴心不改的意思,就是我行我素。任何一个搞艺术的人追求艺术是不能为他人所撼动、影响。我有我的主张,可能我年轻的时候对他的批评很气愤、很恼火,但是成年以后,就开始琢磨书法艺术,它是不是就只能写浓墨?黑咕隆咚的,状如算子,人家批评“状如算子”像算盘珠子一样大小,黑的没有什么变化。我在不搞水墨的时候,写浓墨我也追求墨色变化,干湿浓淡,灰白就是灰的。浓的,第一笔就是很黑,逐渐的就淡了,所以浓墨创作我也注意变化,但是我发现了水墨的美是浓墨创作无法比拟的,这种美非常玄妙,非常有味道,就是黑和灰。张飙先生评论我这“灰度空间”的开拓,就是除了黑还有灰,还有浅,除了浓还有淡。书法艺术就是水墨艺术、笔墨艺术。但是水的渗入之后感到更淡雅、更柔和、更宁静,可能我写这浓的更燥、更急、更气盛,它实际上就是对中国中庸之道的释怀,它是一种文人情怀,清雅、淡泊、宁静,它是一种诗意。我写的《关于“水墨书法”》自己写了一个序,强调“而水墨之清澈透明,淡雅高洁,又恰与文人心仪清远静穆之意境契合”。实际上“水墨书法”更能表达这种情怀,它不像浓墨那么单调。另外书法艺术总要有一些新的面貌,我是觉得我就是要“走跟别人不同的创作道路”,另外就是“我的风格”。在水墨之前我的风格已经形成了,但是我不只是这一种风格,“水墨书法”为我开拓了新的空间、新的表达形式,这种形式丰富了书法艺术,何乐而不为呢。

  记 者:现在书坛会时不时刮这股风或那种风,您觉得书法家应该怎么才不

  会失去自我?

  白 煦:这个“自我”是很重要的,一方面这个“自我”必须是得到业内专家认可的“自我”,而不是固步自封或者是自以为是的“自我”。有些“自我”我是很不赞同的。当然书法家要自信、要有自己的创作风格、自己的路子,但是这种路子起码艺术界搞书法的人、搞美术的人要欣赏你,你不是迎合这个社会或者说为了赚钱,不是画这那的很俗内容的,但必须是得到业内的专家认可的“自我”才是有价值、有艺术的“自我”。当前的创作的确比较乱,也有尝试一些创新或者有些自我标榜的。但是我们作为一个搞书法多年、探索书法多年的工作者,一定要保持清醒,保持对自我风格的价值判断。你的艺术性在哪儿、你的专业方向、努力方向是什么?你应该保持什么,舍弃什么?艺术当然就是一个扬弃的过程,发扬长处、优点,舍弃缺点和习气,这个习气就是每个人的习惯,可能我喜欢喝酒,他喜欢抽烟,创作习惯上有不同的,但是有些习气它影响你的创作。实际上我的“自我”就是除了传统书法、传统墨的创作之外,我就把握住书法创作目前主要的方向,因为我觉得其乐无穷,刚才说了一个墨色、一个韵味、一个浓淡,以及那种层次的关系,使这个书法的墨、书法的表现更丰富了,墨色层次多了,韵味也增加了,很多人很喜欢,同时还不能停留在过去,停留在我已经出过的作品上,还要尝试着有新的内容、新的形式、新的章法、新的手法,不断丰富。因为有些自我,如果封闭了,你不再发展、不再往前走了,这就没有什么艺术可言了,实际上艺术它是在探索,重要的是发现、揭示一些不同于过去的东西。艺术它不是记录,不是陈述,它是揭示、表现、发现,所以这种揭示、表现和发现是有新的东西的。一个是表现我对这个世界的理解,对社会、对书法艺术的一种探索。再一个就是我觉得书法艺术发展到今天,这个面目实际上由大家来组成和表示……我们老说时代性、与时俱进,时代性再大,我怎么通过我的笔墨、通过我的创作来表现我是生活在当今这个时代的,而不是生活在古代?我曾经听过一个外国人评价当代中国书法说,怎么写得跟古代人一样?这个对我是很震撼的!实际上就说明了今天的书法要和过去不同,一个是跟古代不同,另外跟几十年前要不同,要有自己一个独特的面貌。

  记 者:现在为什么那么多人喜欢写草书呢?

  白 煦:实际上说到草书,为什么草能成为圣?因为它是变化无穷的,抒情写意的。中国的艺术是浪漫的,李白的诗、杜甫的诗还有吴道子的画它都是浪漫的,都是写意的,都是中国人精神生活的一种追求,草书就更浪漫,它是抒情之最。草书的内容神变无极,那种灵活、那种浪漫、那种天纵的情怀没有别的书体可以比。而且我也常考虑为什么当代特别喜欢草书这个问题?草书节奏是快的,飞快、飞动、灵变,跟当今这个社会有共同之处,当今社会也是多变的、节奏快、变化大。所以创作上草书适应当代人的心理,因为它这种艺术性是其他书体没法比的,这种草书的艺术性最后影响了其他书体。行草、草隶、草篆、行楷它都把那种草意、那种变化、那种抒情写意、那种浪漫性加进去了一旦加进去它就增加艺术性了,没有这种草化、没有草书的艺术性影响,其他的书体你往哪儿走?可见草书的艺术影响力之巨大!